黄冈市浠水县是湖北蛋鸡第一县,也是全国蛋鸡养殖大县。在浠水,很多乡亲靠养蛋鸡发了家致了富。但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位浠水大姐,也是一个养鸡户,不过,她养鸡得到的却并不是亲朋好友的支持,相反,是一个不好听的外号,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去瞧瞧。

中秋前夕,呼图壁县雀尔沟镇阿合奇前山地带西沟村李光军的土鸡放养基地前来买鸡的人络绎不绝。

图:土鸡蛋
如今,各地超市和农贸市场上的土鸡蛋品种越来越多,而且鸡蛋一旦傍上了土概念,价格立马比普通鸡蛋贵上不少,但是,真正的土鸡蛋真的有这么多么?消费者要如何辨别真伪?湖北省土鸡蛋协会理事单位汉川四梅种养殖合作社透露,湖北省首个土鸡蛋行业标准将于年内出台。
市场:鸡蛋穿上土字马甲身价倍增
23号,记者走访各大菜市场了解到,目前鲜鸡蛋售卖论斤称,一般一斤几块钱。而在中百仓储等超市里,营养蛋、有机蛋、五谷杂粮蛋、草鸡蛋等各类鸡蛋陈列在货架上,都是按个卖的,这些鸡蛋都在外包装上打出土鸡蛋字样,每只鸡蛋的价格从一元到三元不等。
这个好,是吃五谷杂粮的鸡产的土鸡蛋。超市促销员向记者推荐,但当记者详细询问,产这些鸡蛋的蛋鸡是散养还是集中饲养时,促销员才支支吾吾说,应该也是在养鸡场里饲养的,但吃的是五谷杂粮。
汉川四梅种养殖合作社负责人王红霞告诉记者,这些大多都不是真正的土鸡蛋。一般意义而言,真正的土鸡蛋是农村散养的土鸡下的蛋,每天在田间陇上自由放养,吃的是青菜谷子,产的是健康好蛋。但这种土鸡蛋的产量不会很多,从农户手上一家一家收,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新鲜度难以保证。
调查:笼养鸡也能产土鸡蛋?
目前,我省正大力推广畜牧标准化养殖,蛋鸡标准化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然而,这样标准化养殖出来的蛋鸡,能下出正宗土鸡蛋么?
在大多数人理解中,土鸡蛋是乡下农民家养的,不吃饲料吃粮食的走地鸡下的蛋。如果按照这种概念,大规模供应的土鸡蛋大多不姓土,那么这些所谓的土鸡蛋的真正身份又是什么呢?
采访中,一位鸡蛋销售商坦言,市场上销售的大部分土鸡蛋,其实都是养鸡场普通的饲养蛋鸡下的鲜鸡蛋,只是饲料不同,或者饲养的场地不同罢了。土鸡蛋的概念来自好几年前,这种鸡蛋非常少,价格却要比普通鲜鸡蛋贵许多,众多鸡蛋销售商看到其中的商机,就在蛋壳上贴上印有土鸡蛋的标识,但实际上还是养殖场出来的普通鸡蛋。
消费者在挑选土鸡蛋时,大多会从个头大小、蛋黄颜色来判断,但汉川四梅种养殖合作社负责人王红霞提醒,饲养蛋鸡在产蛋初期下的蛋一般个头也偏小,而蛋黄颜色也能根据喂养饲料的不同进行调整,用这两项指标来判断是不是土鸡蛋,并不科学。
土鸡蛋协会:年内行业标准有望出台
如果个人经验并不能作为土鸡蛋的挑选标准,那到底哪些才算是真正的土鸡蛋呢?
记者应邀来到位于汉川市庙头镇的四梅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几十亩地上种着桃树、苹果树、桂花树等苗木,秋葵、菜薹、白菜等鲜菜,2000只土鸡就放养在田地里,每天上午,农户都会把干玉米、谷子、碎米等谷物按照比例兑好,打成细小的颗粒,放在盆子里供蛋鸡自由取食。农户对记者说,喂的这些粮食都跟我们几十年前在屋前养鸡一样的,虽然现在规模大些,但也不能去走什么捷径,加人工饲料啊色素那些事情我们是干不出来的,既然说了是卖土鸡蛋,就肯定要产正宗的土鸡蛋才行啊。
合作社负责人王红霞在一旁补充到,光这样还不够,从鸡苗开始就要严格控制,由于原生土鸡个头小、产蛋少,近二十年配种过程中不断与洋鸡杂交,真正的原生土鸡种苗非常少。要想养出正宗的土鸡,鸡苗的选择就是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
王红霞透露,目前,湖北省土鸡蛋协会正在加紧制定湖北首个土鸡蛋行业标准,从鸡苗选择,到场地环境、喂养方式、谷物配比、养殖时间,进行全程指导,只有按照这一标准出品的土鸡蛋,才能被冠上土鸡蛋的标签。这样一来,土鸡蛋的市场乱象有望得到清理,消费者选择称心的鸡蛋将会更加方便安心。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饮食越来越讲究了,绿色无污染的食品备受青睐,看准了这里蕴藏的商机,湖北省嘉鱼县陆溪镇虎山满山跑土鸡养殖场的李华把土鸡蛋的生意越做越大,并创出了“丛中找”土鸡蛋品牌。
李华的满山跑土鸡养殖场座落在陆溪镇虎山村一个背靠山林的废弃学校内,走进鸡场,只见近万只土鸡晒着太阳在草丛间欢快地觅食,一窝窝掩藏在草丛里的鸡蛋让人眼馋。
李华的土鸡养殖厂现在每天可以收获鸡蛋4000多枚,收入近700元,目前他已在嘉鱼和温泉两地设立了丛中找土鸡蛋专卖店。而在这位“鸡司令”的背后,背负着的是创业十几年来的一路艰辛。
为了学习养殖技术,他跑遍了湖南、四川、江西、甘肃、安徽等地的养鸡厂;为了培育出纯种土鸡,他以高于其他土鸡品种三倍的价格从农大科研所购回了种苗,为了仔细观察种苗的成长,他白天守在鸡棚,晚上睡在鸡棚,事事亲力亲为;凭借着这份毅力和坚守,李华的土鸡养殖终于步入了正轨,由于品质好,一枚土鸡蛋的价格达到了1.5元,一只鸡光是产蛋一年就可以为他带来近80元的效益。
今年,李华打算再投资160万元扩大他的土鸡养殖场,并让他的“丛中找”牌土鸡蛋逐步进入全国大中城市,让更多人品尝到来自嘉鱼营养而美味的纯正土鸡蛋。

有点芍,在浠水方言里就是有点傻的意思,大伙说的这个有点芍的人,就是眼前这位正忙着喂鸡的大姐——吴坡。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被人贴上了这样的标签呢?这事还得从养鸡开始说起。

前来抓鸡的呼图壁县个体运输户白玲斌说:“因为阿合奇这个地方的土鸡活动量大,在草地上跑吃的是虫子草,它的肉质要比下面的喂的鸡的肉质要好,去年就在这个地方买的,今年又和几个朋友在这买些鸡。”

在吴大姐的养殖基地,300多亩的荒山散养了7000只土鸡。为了养好这些土鸡,不仅鸡苗要精挑细选,每天吃什么也丝毫不能马虎。

雀尔沟村农民李光军前年开始养土鸡,因为养鸡的地方太偏僻,鸡长到了三四公斤,都没有人来买。去年县电视台的记者闻讯赶来采访,并在自己的微博里发帖:“吃的是草籽和虫子,喝的是山泉水。第一次见到这样纯正的大芦花土鸡。”

秋冬吃南瓜,春有瓜果蔬菜,夏有西瓜消暑,一年四季谷物和玉米打牙祭,再配以野草昆虫调味,吴大姐这些土鸡的口粮丰富又营养,除此之外,隔几天来点中药,增强抵抗力。

一时间,买土鸡的人呼啦啦全围了上来,几天功夫就卖光了。今年,李广军成立了“壁域”养鸡合作社,又喂养了两千多只澳洲黑土鸡和一千只大芦花蛋鸡。今年李光军不用宣传他的土鸡和土鸡蛋就卖得十分火爆。

天然阔叶林,山清水秀,四季果蔬不断,偌大的山地跑场,吴大姐这些土鸡很是争气,个个身体倍儿棒,下的蛋也是满山藏,每天光捡蛋就得绕大半个山头。

雀尔沟镇“壁域”养鸡合作社鸡场管理员刘兆大喜滋滋地说:“今年的鸡好得很,鸡蛋也不够卖的。鸡都是过来抓的,鸡蛋一块二一个,一天下个四五十个,不够卖。”

品种纯正,自然放养,不吆喝,现在每天通过电商平台下单的,上山来买蛋的,渐渐多了起来。

雀尔沟镇“壁域”养鸡合作社理事长李光军告诉记者:“今年我们土鸡养的非常好,土鸡蛋也供不应求,明年我想扩大规模,商标也注册了。明年我想土蛋鸡扩大到5000多只,每天产蛋在4000多枚。”

鸡养得好的,蛋也卖得俏,吴大姐很是开心。但是,吴大姐说,11年前,为了激励自己上山养鸡,她还给自己定了一个大大的梦想——买一辆悍马汽车。

李广军的养鸡合作社也带动了周边定居牧民家家户户发展土鸡养殖。

为了运输方便,吴大姐在简陋的墙壁上用木炭写下梦想,想买一辆悍马,然而,在11年前,吴大姐甚至还不知道,一辆悍马到底需要多少钱,悍马属于马力强、价格不菲的汽车,少则七八十万,多则几百万,那么在养鸡买悍马的背后,吴大姐为什么顶住众人的不理解,坚守荒山11年呢?

雀尔沟镇西沟村村委会主任买拉.土哈木巴依:“我们西沟村牧民在合作社的带动下养鸡的人越来越多了,鸡的价格也好,一个鸡一百多块钱卖的,一个土鸡蛋一块多,要的人多的话我们还供不上。一家100多个鸡,光养鸡一年收入1000元有呢。”

这源于11年前吴大姐的儿子的一场病,当时,吴大姐和丈夫在县城有稳定的工作,不愁吃不愁穿,但是,为了给儿子弄到一碗纯正的土鸡汤滋补身体,吴大姐的倔脾气上来了。

2006年,吴大姐决定上山养鸡,她怀揣着800块钱,回了娘家,又找老父亲借了500块钱,租下老林场,搭建了三间茅草屋,购了200只鸡苗,踏上了艰难的创业路。

第二年,山上突发两场大火,因为无处诉说,吴大姐开始在墙壁上倾诉内心的无助和坚持,励志话语写满3间屋,梦想3年内开上悍马。

此后七八年间,鸡场又历经黄鼠狼袭击、天灾受损以及销路不畅等难关,屋里整面墙的黑色字迹,见证了吴大姐的咬紧牙关和坚守。

2014年,朝阳山上开始热闹起来了。凭借着好口碑,吴大姐的土鸡和土鸡蛋逐渐在浠水以及周边县市热销,并且通过电商平台远销全国。吴大姐告诉记者,去年鸡卖了30多万,鸡蛋40多万,总销售额超过70万元。

11年坚守,初心不改,苦尽甘来。现在鸡场进入正轨,生意也红火起来了,而吴大姐还在冲刺那个当初写在墙壁下的悍马梦。吴大姐的儿子会做她的后盾,
实现她的梦想。而吴大姐下一步的规划,是要把大别山的土鸡品种全部集中起来,争取在三年内实现她的悍马梦!

为了体弱多病的儿子能吃上鸡汤补补身体,吴大姐上山养土鸡,11年来,吴大姐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和无助,坚守荒山,养出了品种纯正,热销市场的好土鸡,不管吴大姐能不能开上悍马,我们都由衷的敬佩她,敬佩她这种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和良心坚守的品格,敬佩她为人母的伟大,为她点赞。现在,随着吴大姐的土鸡和土鸡蛋的好口碑被更多的人知道,大伙也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当初的傻大姐变成了如今的牛大姐。

记者 刘余 浠水台 冯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