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省基金办常务副主任杨志率队到晴隆调研扶贫产业子基金工作。州政协副主席、州财政局局长王林,县委书记张国志,县委副书记、县长查世海,县领导左尚武、潘龙、潘建,省农业担保公司负责人赵国洪等领导陪同调研或出席座谈会。
杨志一行先后到棒田、梁家冲羊产业基地实地调研,详细听取工作汇报,与养羊户深入交谈,了解目前晴隆羊产业发展情况。
随后,在县政府四楼会议室召开的座谈会上,杨志要求,晴隆县要立足多年来草地畜牧业、羊产业发展的基础优势,结合实际,科学创设利益联结机制;科学谋划,强化科研、技术支撑,做好产业基建前端、产业养殖中端、产后销售端有机结合,全产业链发展;强化防疫、完善保险机制,维护好群众的利益;拓展销售端市场,做大交易市场,拓展电商平台、商场超市等销售渠道,开发适销对路的健康、美味的多元化产品,做大、做强产业。确保扶贫产业子基金得以有力、有序推进,强力推动草地畜牧业、薏仁米等主导产业和特色产业的发展。
王林要求,晴隆要立足草地畜牧业产业发展基础,创新机制,对资金负责、对产业发展负责,充分借鉴成功经验和模式,盘活现有资产,用好资金,有序、高效推动“一县一业”项目落地,编制好茶叶、薏仁米等项目,促进一主多业发展,带动就业,辐射农户、贫困户,确保产业发展有效益、出效益,让农户、贫困户看见效益、获得实惠,做好、做出示范,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打造产业发展的优化升级模式。
张国志说,根据省、州产业发展安排部署,晴隆县委、政府多次研究决定把草地畜牧业作为晴隆“一县一业”主导产业,充分吸取过去发展中的经验教训,在现有产业条件的基础上,以全产业链发展、全要素链配置、全利益链连接、全生态链建设、全责任链落实“五链”发展模式,以“担保+平台公司+单元贫困户”的养殖发展方式,以扶贫产业子基金作为金融保障,通过“1+4”模式,组成一户养殖小单元养殖,实行统一购羊发放、统一养殖技术标准、统一保底价收购、统一屠宰加工、统一销售的一体化模式,以龙头企业和专业技术人才为支撑,全面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晴隆有信心、有决心发展好全县草地生态畜牧业,助力脱贫攻坚,通过发展羊产业,实现百姓富、生态美的产业全新升级。
查世海汇报了晴隆县确定的“一县一业”项目申报、评审情况;扶贫产业子基金项目评审和项目实施情况及存在问题;资金计划投资、资金到位、资金实际投资使用情况。
会上,贵州银行负责人就产业发展链接、方案优化、项目编制等进行了交流。
州县有关部门、部分出资银行、省农业担保公司、脱贫攻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负责人参加调研或座谈。

晴隆生态畜牧业逐渐转型升级,走出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的“晴隆

新华社贵阳10月10日电
题:群众眼里的“羊书记”——追记贵州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

贵州省晴隆县地处滇黔桂石漠化核心区域,大山上遍布石漠,土地破碎。雨水一来,又将薄薄的土壤冲走露出岩石。人们在这块异常贫瘠的土地上耕种着,贫困如影随形。

模式”,建成集生产、加工、销售、物流为一体的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

新华社记者李春惠、罗宇凡

已故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在晴隆工作期间,认准了发展种草养羊产业来破解石漠化严重、贫困面大两大困局,带领晴隆县探寻出一条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扶贫效益并举的产业新模式,被干部群众亲切地称为“羊书记”“羊专家”。

晴隆县因地制宜大力推进生态畜牧业发展,因势利导,结合自身资源优势,紧紧围绕“扶贫开发、生态建设”两大主题,把加强产业扶贫作为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带领群众致富的重要抓手,不断深化和拓展“晴隆模式”,全面建设生态晴隆,助力脱贫攻坚。

贵州省晴隆县地处滇黔桂石漠化核心区域,大山上遍布石漠,土地破碎。雨水一来,又将薄薄的土壤冲走露出岩石。人们在这块异常贫瘠的土地上耕种着,贫困如影随形。

深入调研学习:自己成“羊行家”

“羊书记”升级“晴隆模式”

已故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在晴隆工作期间,认准了发展种草养羊产业来破解石漠化严重、贫困面大两大困局,带领晴隆县探寻出一条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扶贫效益并举的产业新模式,被干部群众亲切地称为“羊书记”“羊专家”。

群众眼里的“羊书记”——追记贵州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 。20多年前,晴隆就开始探索种草养羊扶贫的路子,在羊的育种、繁殖、经营上取得成效,一批养羊户走上致富路,逐渐形成了发展山地畜牧业的“晴隆模式”。

“我们晴隆山高、坡陡,如果不养羊种草,做其他的,老百姓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熬出头。”晴隆县扶贫办主任舒展说。

深入调研学习:自己成“羊行家”

“晴隆多山少地,发展山地畜牧业得天独厚,‘晴隆模式’能不能全面铺开,成为兼顾解决石漠化和贫困问题的产业?”2010年初,姜仕坤刚到任晴隆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时,提出设想。

晴隆县位于贵州省西南部,全县国土面积1331平方公里,山高坡陡谷深,石漠化严重,人们在这块异常贫瘠的土地上耕种,贫困如影随形。晴隆属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重点县,同时也是贵州省同步小康重点扶贫的4个贫困县之一。截至目前,晴隆县贫困总人口有79100人。

20多年前,晴隆就开始探索种草养羊扶贫的路子,在羊的育种、繁殖、经营上取得成效,一批养羊户走上致富路,逐渐形成了发展山地畜牧业的“晴隆模式”。

最初的“晴隆模式”就是借助扶贫项目,县草地畜牧中心把母羊“借”给农户养,产出的羊羔归农户所有。此模式的优势是,养羊户没本钱也可以养羊,减轻了经济负担。但由于羊产权不明晰,现有经验只是扶持了一批养羊大户,散户受益面不大,很多养羊户觉得是在为“公家”养羊,发展动力不足。

2001年以来,借助农业产业化扶贫项目,晴隆县大力发展草地畜牧业,成功创造了“晴隆模式”。

“晴隆多山少地,发展山地畜牧业得天独厚,‘晴隆模式’能不能全面铺开,成为兼顾解决石漠化和贫困问题的产业?”2010年初,姜仕坤刚到任晴隆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时,提出设想。

“晴隆模式”的创始人、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主任张大权说:“一些散户责任心不够强,一些母羊生病没发现、没及时医治而死亡,导致国家和农户‘两头损失’。”

“最初的‘晴隆模式’就是借助扶贫项目,县草地畜牧中心把母羊‘借’给农户养,产出的羊羔归农户所有。”扶贫办主任舒展介绍。

最初的“晴隆模式”就是借助扶贫项目,县草地畜牧中心把母羊“借”给农户养,产出的羊羔归农户所有。此模式的优势是,养羊户没本钱也可以养羊,减轻了经济负担。但由于羊产权不明晰,现有经验只是扶持了一批养羊大户,散户受益面不大,很多养羊户觉得是在为“公家”养羊,发展动力不足。

姜仕坤不断下村调研,直奔农户的羊圈,了解养羊户有什么具体困难、哪个季节羊群最容易发病……

据了解,为帮助群众早日脱贫,已故“羊书记”姜仕坤自上任后,深入基层调研,立足地形实际和农户情况,改变原有发展模式,提出“因地制宜,靠人工种草养羊,实现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扶贫效益同步发展的富民模式”。

“晴隆模式”的创始人、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主任张大权说:“一些散户责任心不够强,一些母羊生病没发现、没及时医治而死亡,导致国家和农户‘两头损失’。”

姜仕坤隔三岔五找张大权沟通,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种草养羊,就在姜仕坤病逝前几天深夜,还打电话向张大权询问细节。

改善羊的品种,是“羊书记”姜仕坤打造“晴隆模式”升级版的第一步。将晴隆本地湖羊、杜泊羊和科尔索羊作为父本,澳洲白羊为母本,通过人工授精杂交培育出了“晴隆羊”。

姜仕坤不断下村调研,直奔农户的羊圈,了解养羊户有什么具体困难、哪个季节羊群最容易发病……

茶马镇镇长田志敬曾在大田乡分管种草养羊,姜仕坤常向他取经。姜仕坤对他说:“你是真正抓这个产业的实践者,跟农户最贴近,最清楚农民担忧什么、想要什么,你的意见很重要。”

虽然“晴隆模式”不断深化,农民养羊的积极性却不高,姜仕坤提出改革:由政府帮助农户贷款购羊、资助建设和种草,实现农民全部拥有产权,提高农民养羊积极性。

姜仕坤隔三岔五找张大权沟通,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种草养羊,就在姜仕坤病逝前几天深夜,还打电话向张大权询问细节。

姜仕坤的办公室和宿舍里堆放了许多种草养羊的书、资料,还有几大本笔记、摘录和思考。

“为了动员农民积极养羊,县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惠农、益农的政策,如贴息贷款给农民,解决他们的资金困扰;农民不懂养羊技术,草地中心会有技术人员免费给他们培训,教他们养;在规划区内进行种草、养羊的组织和大户,都会有相应的奖补扶持。”长流乡党委副书记、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宣传研究组常驻副组长李方说。

茶马镇镇长田志敬曾在大田乡分管种草养羊,姜仕坤常向他取经。姜仕坤对他说:“你是真正抓这个产业的实践者,跟农户最贴近,最清楚农民担忧什么、想要什么,你的意见很重要。”

“姜书记把专业知识都消化了,是个行家了。”张大权说。

养羊的规模上去了,可是养出来的羊该如何销售?为了帮助群众走出“养羊容易卖羊难”的困局,经过姜仕坤和相关工作人员的努力,晴隆县引进了海权清真肉羊食品加工公司。

姜仕坤的办公室和宿舍里堆放了许多种草养羊的书、资料,还有几大本笔记、摘录和思考。

着眼脱贫效应:农民成“羊主人”

截至2016年底,海权清真肉羊食品加工公司的销售额已突破两亿元,较去年增加了15%左右,同时与中国最大的餐饮链供应公司签订了全年3.6亿元的销售大单。

“姜书记把专业知识都消化了,是个行家了。”张大权说。

经过深入细致调研后,姜仕坤对当地发展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养羊的根基只有放在散户上,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脱贫致富的效应。”

目前,“晴隆模式”已辐射全县并带动14个乡(镇)、96个村、2.41万户农户参与种草养羊。已种植人工草地48万亩,改良草地38万亩,出栏种羊1.276万只,出栏商品羊31万余只,养羊户户均年收入约三万元,年收入最高的达到86.8万元,“羊产业”全年为农户创收近四亿元。

着眼脱贫效应:农民成“羊主人”

姜仕坤对传统的“晴隆模式”进行升级,打破以前借羊给农户养的模式。由县里为农户提供低息小额贷款,让农民自己购买种羊养殖,再由县草地中心提供技术指导。此外,每年预算500万元专项资金,只要养羊户按照标准修建的羊圈,最少补助4000元;标准化养殖户购买农机具、兽用器械、羔羊料等都有补贴。

特色品牌走出大山

经过深入细致调研后,姜仕坤对当地发展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养羊的根基只有放在散户上,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脱贫致富的效应。”

“让老百姓利益最大化,从为草地畜牧中心养羊转变为给自己养羊。政府做好协调银行贷款、防疫等服务工作,其他都交给老百姓。”姜仕坤说。

“我们的目的是要把产业做大,把市场打开,把老百姓带富。”晴隆县委书记张国志在晴隆羊推介会上说。

姜仕坤对传统的“晴隆模式”进行升级,打破以前借羊给农户养的模式。由县里为农户提供低息小额贷款,让农民自己购买种羊养殖,再由县草地中心提供技术指导。此外,每年预算500万元专项资金,只要养羊户按照标准修建的羊圈,最少补助4000元;标准化养殖户购买农机具、兽用器械、羔羊料等都有补贴。

事实证明,通过银行贷款、政府贴息、草地畜牧中心等一揽子解决养羊户技术和防疫问题,农民拥有了羊产权,有了种草养羊的积极性,也有了一定压力,羊反倒养得更好了。

脱贫攻坚,重在产业,成在产业。县政府搭台,县委县政府四大班子站台,以推介会、晴隆羊”众筹项目、“晴隆文化节”“三碗粉”等平台凝聚合力宣传“晴隆羊”;组建、培育经纪人队伍,千方百计推销“晴隆羊”,集全县之力塑造“晴隆羊”品牌。

“让老百姓利益最大化,从为草地畜牧中心养羊转变为给自己养羊。政府做好协调银行贷款、防疫等服务工作,其他都交给老百姓。”姜仕坤说。

改良助推收益:农民争养“晴隆羊”

当然,这只是晴隆在打造特色品牌中的一部分,按照把“晴隆羊”做大做强的发展计划,晴隆县正在筹建面向西南地区的活羊交易市场,一方面解决晴隆羊的销路问题,提高农民收入;另一方面吸引更多的龙头企业进驻晴隆,以企业带动产业发展。

事实证明,通过银行贷款、政府贴息、草地畜牧中心等一揽子解决养羊户技术和防疫问题,农民拥有了羊产权,有了种草养羊的积极性,也有了一定压力,羊反倒养得更好了。

姜仕坤调研了解,上等的绵羊肉1斤在市场上能卖出约120元的价钱,但再好的山羊肉1斤只能卖70元至80元。国内肉羊市场绵羊肉占到百分之七八十,而晴隆一直以养殖黑山羊为主。

“现在在活羊交易市场务工的是小寨村的30户贫困户,等建成后,会带动更多的贫困户在家门口实现就业。”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副主任刘树军介绍,“我们引进的设备很智能,羊的体重数据会通过屏幕直观显示,体重、肉质合格的就会进入合格通道,不合格的就会提示,这样方便我们对羊群进行管理,提高效率。”

改良助推收益:农民争养“晴隆羊”

姜仕坤提出:“提高绵羊养殖占比,提高农民养羊收入。”

目前,晴隆正在打造一条标准化、产业化、科技化的产业链道路。活羊交易市场已初具雏形,将于2017年正式投入使用,通过活羊交易市场使全县活畜迅速融入国内大市场,吸引更多客商来晴隆县进行畜产品交易,让“晴隆羊”走出大山。

姜仕坤调研了解,上等的绵羊肉1斤在市场上能卖出约120元的价钱,但再好的山羊肉1斤只能卖70元至80元。国内肉羊市场绵羊肉占到百分之七八十,而晴隆一直以养殖黑山羊为主。

晴隆科研人员通过对外合作,邀请世界知名专家,以本地湖羊、新西兰的克尔索羊为母体为父本,依靠胚胎移植及选育,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晴隆羊”。

算“脱贫账” 念“致富经”

姜仕坤提出:“提高绵羊养殖占比,提高农民养羊收入。”

“我们做了胚胎移植,加入本地羊的适应性,甚至还成功克隆出了一只羊。一个省级单位才能做的事,一个县做出来了,这源于姜书记的重视和支持。”县草地畜牧中心副主任刘树军说。“晴隆羊”已是第六代,长得个大体肥。

“房子建了,路通了,两个儿子结婚了,现在挨着家就能挣钱,收入比以前种茶高了好几倍,政府真是让我们老百姓得到了实惠。”沙子镇三合村繁育中心的养羊户张达勇高兴地说。

晴隆科研人员通过对外合作,邀请世界知名专家,以本地湖羊、新西兰的克尔索羊为母体为父本,依靠胚胎移植及选育,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晴隆羊”。

而今,当地越来越多的农户养上了绵羊。可是又出现了新问题,2012年夏季起,好几个村养的羊不同程度出现腐蹄病。

张达勇和妻子杨雪都是三合村农民,家里有两个儿子,在来繁育中心之前,家庭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是靠种茶和种薏米,一年下来也就一万元,入不敷出的经济压力让老张的两个儿子最终选择了外出打工。

“我们做了胚胎移植,加入本地羊的适应性,甚至还成功克隆出了一只羊。一个省级单位才能做的事,一个县做出来了,这源于姜书记的重视和支持。”县草地畜牧中心副主任刘树军说。“晴隆羊”已是第六代,长得个大体肥。

原来,杂交羊的羊蹄没有黑山羊蹄坚硬,而晴隆雨水多,羊常在潮湿的地上走,再加上一些养羊户没及时清除羊圈里的粪便,羊蹄经不住湿气侵蚀和粪便浸泡就烂了。

“以前每天都劳作,全家人一年下来才挣一万块钱,把种子钱,肥料钱这些扣完也就六千块钱,一家四口人完全不够用。这两年,家里不仅建了两层小楼房,两个儿子也成家立业了,日子真是越过越好。”基地内,穿着晴隆羊业工作服的杨雪说。

而今,当地越来越多的农户养上了绵羊。可是又出现了新问题,2012年夏季起,好几个村养的羊不同程度出现腐蹄病。

“布依族人民喜爱住在水边的吊脚楼上,养羊能不能用这个思维?”姜仕坤提出。

回忆养羊初期,张达勇起初还是有点担心,“因为养羊种草都要钱”,但真正开始养羊,才体会到政策带来的利好。“草地中心不仅要给我们种子,给肥料,还要请小工给我们种好,还有技术人员来教我们养。”如今,张达勇夫妇在繁育中心工作,离家近,年收入可达到七万余元。

原来,杂交羊的羊蹄没有黑山羊蹄坚硬,而晴隆雨水多,羊常在潮湿的地上走,再加上一些养羊户没及时清除羊圈里的粪便,羊蹄经不住湿气侵蚀和粪便浸泡就烂了。

张大权与技术人员立即着手羊圈改造:在羊圈里悬空铺上一层木板,木板间留有空隙,以便羊粪漏下,保持木板干爽。住上“吊脚楼”后,羊的腐蹄病很快就好了,为大规模推广“晴隆羊”养殖扫除了一大障碍。如今,晴隆县绵羊养殖占比不断提高,已达到50%。

让三合村村民日子越过越好的是县委县政府在三合村投资建设的“晴隆羊繁育中心”。

“布依族人民喜爱住在水边的吊脚楼上,养羊能不能用这个思维?”姜仕坤提出。

“种”“草”相得益彰:“产业”脱贫凸显

“来了晴隆你就一定要去沙子镇三合畜牧园区看看,那里是我们扶贫工作的一个典型。”晴隆县扶贫办舒展说。

张大权与技术人员立即着手羊圈改造:在羊圈里悬空铺上一层木板,木板间留有空隙,以便羊粪漏下,保持木板干爽。住上“吊脚楼”后,羊的腐蹄病很快就好了,为大规模推广“晴隆羊”养殖扫除了一大障碍。如今,晴隆县绵羊养殖占比不断提高,已达到50%。

在姜仕坤的不懈努力下,短短6年时间,晴隆的山地畜牧业飞速发展。

晴隆羊繁育中心总投资高达0.5亿元,存栏优质种羊五千多只,2015年更是带动核心区生产优质杂交羊四千余只,解决了肉羊良种短缺的当务之急,同时也填补了南方无肉羊品种的空白,更重要的是通过“基地+农户”的形式,解决了当地农民的就业问题,大幅提升了农民收入。

“种”“草”相得益彰:“产业”脱贫凸显

2013年初到2015年底,晴隆羊存栏总量从30万只发展到52.8万只,种肉羊基地由过去的20个发展到88个。

谈到“基地+农户”的脱贫模式时,刘树军说:“我们不直接给贫困户钱,而是帮助他们找到致富的方法,才能真正去掉穷根。农户在我们这儿割草,一天80块钱,一年差不多可以挣两万块,再加上他们自己种草卖给基地,一亩地差不多五千至六千块,年收入可以达到三至四万,把这笔‘脱贫账’算清,才能真正把‘精准经’念好。”

在姜仕坤的不懈努力下,短短6年时间,晴隆的山地畜牧业飞速发展。

目前,种草养羊产业已覆盖全县14个乡镇29000户,养羊户创收总额超过4亿元,脱贫农户不断增加。

回望三合村,满山遍野绿油油的草地。像张达勇这样的脱贫例子在三合村有很多,在晴隆也有很多。日子慢慢变好不仅是贫困户的心声,更是政府脱贫攻坚工作从“输血”到“造血”的巨大成效。

2013年初到2015年底,晴隆羊存栏总量从30万只发展到52.8万只,种肉羊基地由过去的20个发展到88个。

同时,种草得到长足发展。科研人员培育出了适合南方草山薄土层的“皇竹草”等3种饲草,不仅长得高,而且根系固土效果好。许多农民改种牧草后,年收入翻了两番。

晴隆生态畜牧业转型升级,从“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到在喀斯特山地上人工种草养羊,走出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的“晴隆模式”,建成集生产、加工、销售、物流为一体的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辐射带动全县农民增收致富。
(责任编辑/顾海凇)

目前,种草养羊产业已覆盖全县14个乡镇29000户,养羊户创收总额超过4亿元,脱贫农户不断增加。

沙子镇三合村村民过去都种植传统作物苞谷。2015年,全村700多户中有310户种草,当年共收草3010万斤,收入600多万元,种草村民年人均收入达8000多元。有的人家种草年收入达十几万元。“刚开始动员大家种草挺难,才一年,不用动员很多人就去种了。”村委会主任邓吉龙说。

同时,种草得到长足发展。科研人员培育出了适合南方草山薄土层的“皇竹草”等3种饲草,不仅长得高,而且根系固土效果好。许多农民改种牧草后,年收入翻了两番。

2013年初到2015年底,晴隆县人工种草由20万亩发展到48万亩,晴隆的山头被点缀得碧绿青翠。可喜的是,随着草场面积的扩大,晴隆石漠化的问题得到有效遏制,生态环境进一步优化……

沙子镇三合村村民过去都种植传统作物苞谷。2015年,全村700多户中有310户种草,当年共收草3010万斤,收入600多万元,种草村民年人均收入达8000多元。有的人家种草年收入达十几万元。“刚开始动员大家种草挺难,才一年,不用动员很多人就去种了。”村委会主任邓吉龙说。

2012年初至2015年底,晴隆县的贫困人口从16.19万人减少到7.9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2.2%降至25.1%,种草养羊产业所做贡献超过50%,已成为晴隆脱贫攻坚第一大产业。

2013年初到2015年底,晴隆县人工种草由20万亩发展到48万亩,晴隆的山头被点缀得碧绿青翠。可喜的是,随着草场面积的扩大,晴隆石漠化的问题得到有效遏制,生态环境进一步优化……

2012年初至2015年底,晴隆县的贫困人口从16.19万人减少到7.9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2.2%降至25.1%,种草养羊产业所做贡献超过50%,已成为晴隆脱贫攻坚第一大产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