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市兴山县水月寺镇野竹池村65岁的原村支书李国楚,为了带领乡亲致富,创办村办企业,没想到办企业未赚反亏,欠债8万元。为还清债务,他辞掉村支书,和妻子在深山居住14年,坚持创业,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终于一分一分还清了全部债务。

荆楚网消息哥哥开厂时因为违法被判刑,身后留下了22万元高债。面对债主的追索,妹妹挺身而出替哥哥还债。10月25日,“诚信妹妹”通过近3年的努力,终于替哥哥还清债务,而这个“子债父还”的故事也引发了人们无尽的感慨。

今年11月22日,李国楚下山来到村里,告诉村支书谭福文,他所欠的债务已全部还清,人们才第一次知道了他的故事。兴山县委书记罗毅评价说,李国楚索居深山,坚守信义,事迹平凡而感人。

2010年,应城市田店镇“海星包装有限公司”李某因为违法经营被判刑,工厂倒闭,丢下欠债22万元,债主得知李某某在代替哥哥管理工厂时,多次到工厂要殴打李某某和搬厂房里的机器设备低债,李某某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到该镇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运用“父债子还”的传统观念,做通了妹妹的工作。随后,李某某用厂房租赁的资金和自己打工收入,经过近3年的艰辛劳作,替哥哥还清债务。

“心里一直在琢磨如何还债”

11月27日,记者驱车来到野竹池村的杨家山下,沿着约70度的山坡,爬上海拔1400多米高的大山已是中午,记者在一片山林里找到了李国楚。

与记者握手时,65岁的李国楚手上的老茧有些割人,指甲缝里也塞满了泥土。他不好意思地说:“种天麻,主要靠手刨土。”

李国楚所住的地方,四周重峦叠嶂,除了身旁一幢孤零零的土墙房,放眼四望了无人烟,李国楚在这里已经住了14年,几乎过着原始的生活。而当年上山的原因,却是为还清村办工厂的债务。

兴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1990年,李国楚当上了野竹池村党支部书记,为了带乡亲们致富创办了香菇厂、木器加工厂,并承诺责任自负。为了维持工厂运转,李国楚四处筹款。因村办工厂手续不全,李国楚只得以个人的名义向当地信用社贷了2万元,他又先后向10多人借了3万多元。然而事与愿违,两个工厂经营不见起色,不得不停办。到1995年,共欠本息5.7万元。

村里人都知道老李将借的钱投入到工厂,但最终这笔钱还是得由老李承担。李国楚承认当时压力很大,他说:“很长时间我难以入眠,心里一直在琢磨如何还债。”

“磨难不能动摇还债的决心”

1996年,村支部换届选举时,李国楚主动辞掉村支书职务。李国楚对新支书谭福军说:“我一定要把欠债还清,不能愧对国家和集体,也不能愧对子孙。”这一年,李国楚已51岁。“人穷奔高山,靠山吃山。”其实,为了这几万元的债,李国楚早已想好,到山上集中精力搞养殖、种植,赚钱还债。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他终于做通了妻子张学蓉的思想工作,她答应陪他一起上山。

在距野竹池村5公里多的山上,有一处土房无人居住,李国楚向村里交了5000元决定住在那儿。李国楚说,当时想到山上这个房子,主要是这里荒无人烟。“当时不想见人,欠那么多债,感觉很丢人。”

1996年春,李国楚挑上衣被锅碗等生活用品,带着妻子告别孩子上了山。最初几年,他尝试养猪,种菇、种天麻,都没挣到钱。此后,他又做起木地板、木方生意,要么被人骗,要么砍树时出了事故。几年下来,李国楚不仅欠债没还,利息还越滚越多,本息达7万多元。

就在李国楚为还债一筹莫展时,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天,屋里的锅碗大米被偷得一干二净。李国楚说:“经历再多磨难,我还债的决心都没有动摇。”

“不把债还上,我死不瞑目”

时间如梭。李国楚在山上创业,一晃就是五六年,不仅债没还上,也没有做成一件事情。自从上山后,他养猪、种菇、种天麻,做地板、做木方,该做的都做了,都赚不到钱。于是,村里有人议论,要李国楚还债,算是没指望了。

听到这些议论,一些债主心里发慌,一些人按捺不住,开始要债,有的甚至逼债。这期间,翻山越岭上门找李国楚要债的人越来越多。有债主见李国楚还不出钱,一时气愤将老李家正在煮饭的吊锅连米带锅取走了,往后的几天,老李只能用铁盆烤土豆充饥。后来老李的儿子上门才将吊锅讨还回来。

也有债主见跑这么远连一分钱的债都讨不回,拿起袋子将老李屋前晒的10多公斤天麻给装走了。老李说,像这样的经历,记不清有多少。

尽管如此,李国楚说:“不把债还上,我死不瞑目。”

“了却还债心愿,我很高兴”

在一次次失败之后,2003年,李国楚决意铁心种天麻还债。想起2001年种天麻因不懂技术,当年只挣了500元,连本都不够。这次他想从学习种植技术开始。

老李想起了几十公里外的原宜昌县栗子坪乡一望姓老板天麻种得好,就背着干粮上门请教。本村的屈定兴是天麻种植大户,他顾不上面子,下山讨教种植技术。不久,得知宜昌林校天麻种植专家王少白老师要到村里讲课,他连夜下山听课,连夜回山试种。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2003年开始,老李的天麻种得越来越好,天麻的市价也不断走高,效益年年增长。2003年,老李一年挣了3000元,到2009年,收入有3万多元。期间,老李开始逐笔逐笔还债,到去年10月,老李还清了最后一笔欠款。

深山14年的生活可用原始二字形容,山上没水,老李喝山泉;没电,用含油脂的松明子植物照明;没路,种地之余慢慢挖填;没粮没菜,自种自给自足。虽然如此艰苦,李国楚却说:“还清了债,了却了我的心愿,我很高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