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纯配方成本的竞争,让珠三角地区的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如同“白刃战”,
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

生鱼料市场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操作和好赚,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这种竞争机制的形成,无疑有其必然的滋生环境。

提要:纯配方成本的竞争,让珠三角地区的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如同“白刃战”,
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 文/ 唐东东 中国水产频…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珠三角地区生鱼料从2000年发展至今,近两年市场容量都维持在18万吨左右,是当地为数不多饲料量达规模且市场非常集中的特种水产料,加上珠三角地区养殖集中,做好生鱼料后极容易把企业品牌打响,并将影响力扩大到其它养殖品种,因而吸引众多料企争夺生鱼料市场份额。

珠三角地区生鱼料从2000年发展至今,近两年市场容量都维持在18万吨左右,是当地为数不多饲料量达规模且市场非常集中(主要是顺德、中山)的特种水产料,加上珠三角地区养殖集中,做好生鱼料后极容易把企业品牌打响,并将影响力扩大到其它养殖品种,因而吸引众多料企争夺生鱼料市场份额。

提要:纯配方成本的竞争,让珠三角地区的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如同“白刃战”,
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

但生鱼料市场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操作和好赚,顺德全兴水产饲料有限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侯耀德就曾用“白刃战”来形容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这种竞争机制的形成,无疑有其必然的滋生环境。

但生鱼料市场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操作和好赚,顺德全兴水产饲料有限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侯耀德就曾用白刃战来形容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这种竞争机制的形成,无疑有其必然的滋生环境。

文/ 唐东东

三因素造就“白刃战”

三因素造就白刃战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珠三角地区生鱼料从2000年发展至今,近两年市场容量都维持在18万吨左右,是当地为数不多饲料量达规模且市场非常集中的特种水产料,加上珠三角地区养殖集中,做好生鱼料后极容易把企业品牌打响,并将影响力扩大到其它养殖品种,因而吸引众多料企争夺生鱼料市场份额。

首先说珠三角地区生鱼养殖模式,基本是一次投苗、中间卖一次、再一次性清塘,套养鱼种非常少。养殖户从鱼苗养至卖鱼,很容易计算产量,也就是说饲料养殖效果好不好,养殖户能很直观地通过养殖产量判断出来,由不得料企马虎。

首先说珠三角地区生鱼养殖模式,基本是一次投苗、中间卖一次、再一次性清塘,套养鱼种非常少。养殖户从鱼苗养至卖鱼,很容易计算产量,也就是说饲料养殖效果好不好,养殖户能很直观地通过养殖产量判断出来,由不得料企马虎。

但生鱼料市场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操作和好赚,顺德全兴水产饲料有限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侯耀德就曾用“白刃战”来形容生鱼料企间的竞争,即使胜出者也是纯赚吆喝,并无可观的利润回馈。这种竞争机制的形成,无疑有其必然的滋生环境。

其次,有料企认为生鱼料从一开始就定位过高,导致现在企业很难获益。多年的推广,生鱼养殖户对饲料养殖效果已有一个评判标准,如当年放苗养至10月份左右开始卖鱼,料比应在1.0-1.1之间,超出这个数的企业基本会遭到养殖户投诉。而与生鱼同样高产的海鲈市场,目前养殖户对饲料的要求是一包40斤的料能养出30-33斤鱼即可,相当于料比1.2-1.3。

其次,有料企认为生鱼料从一开始就定位过高,导致现在企业很难获益。多年的推广,生鱼养殖户对饲料养殖效果已有一个评判标准,如当年放苗养至10月份左右开始卖鱼,料比应在1.0-1.1之间,超出这个数的企业基本会遭到养殖户投诉。而与生鱼同样高产的海鲈市场,目前养殖户对饲料的要求是一包40斤的料能养出30-33斤鱼即可,相当于料比1.2-1.3。

三因素造就“白刃战”

再者,生鱼料的配方、原料调整空间有限,不像其他的中低档料,在原料行情波动时可以有很多的替代原料选择。据顺德丰华饲料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桂榕反映,目前生鱼料配方以“鱼粉+豆粕”型为主,其它杂粕极少能用,替代后饲料味道会变,导致生鱼不吃料、吐料,或是对饲料利用率降低。因此,生鱼料配方的可塑性不强,鱼粉价格一旦高位运行(往往这时候豆粕、大豆浓缩蛋白、肉粉等原料价格也会上涨),企业承受的配方压力会很大,加上生鱼料对鱼粉的需求量大(侯耀德认为现在的市场环境下,生鱼料中动物蛋白少于40%就没有竞争力),此时对很多料企来说,生鱼料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再者,生鱼料的配方、原料调整空间有限,不像其他的中低档料,在原料行情波动时可以有很多的替代原料选择。据顺德丰华饲料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桂榕反映,目前生鱼料配方以鱼粉
豆粕型为主,其它杂粕极少能用,替代后饲料味道会变,导致生鱼不吃料、吐料,或是对饲料利用率降低。因此,生鱼料配方的可塑性不强,鱼粉价格一旦高位运行(往往这时候豆粕、大豆浓缩蛋白、肉粉等原料价格也会上涨),企业承受的配方压力会很大,加上生鱼料对鱼粉的需求量大(侯耀德认为现在的市场环境下,生鱼料中动物蛋白少于40%就没有竞争力),此时对很多料企来说,生鱼料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首先说珠三角地区生鱼养殖模式,基本是一次投苗、中间卖一次、再一次性清塘,套养鱼种非常少。养殖户从鱼苗养至卖鱼,很容易计算产量,也就是说饲料养殖效果好不好,养殖户能很直观地通过养殖产量判断出来,由不得料企马虎。

高价鱼粉下成鸡肋

高价鱼粉下成鸡肋

其次,有料企认为生鱼料从一开始就定位过高,导致现在企业很难获益。多年的推广,生鱼养殖户对饲料养殖效果已有一个评判标准,如当年放苗养至10月份左右开始卖鱼,料比应在1.0-1.1之间,超出这个数的企业基本会遭到养殖户投诉。而与生鱼同样高产的海鲈市场,目前养殖户对饲料的要求是一包40斤的料能养出30-33斤鱼即可,相当于料比1.2-1.3。

可见,生鱼料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鱼有自己的标准,饲料配方不能随便调;养殖户有自己的标准,饲料养成效果得到位。所以,料企只有尽量把饲料质量做好,才能获得市场认可,这就是近些年部分饲料品牌浮浮沉沉的原因。事实上,料企在如何做好生鱼料上可谓花了不少心思。常见的是,饲料的实际粗蛋白含量往往会比料签上标注的量高出几个点,以此来增强产品的竞争力。

可见,生鱼料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鱼有自己的标准,饲料配方不能随便调;养殖户有自己的标准,饲料养成效果得到位。所以,料企只有尽量把饲料质量做好,才能获得市场认可,这就是近些年部分饲料品牌浮浮沉沉的原因。事实上,料企在如何做好生鱼料上可谓花了不少心思。常见的是,饲料的实际粗蛋白含量往往会比料签上标注的量高出几个点,以此来增强产品的竞争力。

再者,生鱼料的配方、原料调整空间有限,不像其他的中低档料,在原料行情波动时可以有很多的替代原料选择。据顺德丰华饲料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桂榕反映,目前生鱼料配方以“鱼粉
豆粕”型为主,其它杂粕极少能用,替代后饲料味道会变,导致生鱼不吃料、吐料,或是对饲料利用率降低。因此,生鱼料配方的可塑性不强,鱼粉价格一旦高位运行,企业承受的配方压力会很大,加上生鱼料对鱼粉的需求量大,此时对很多料企来说,生鱼料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另一方面,由于珠三角地区的生鱼养殖户经验丰富且有一定的财力,料商的经济实力也比较强,整体显得养殖中的风险相对可控,导致很多料企为了市场占有率会有很高的赊销比例,据悉普遍有40-60%的欠款比例。因此,想在生鱼料市场有番“作为”,料企需要财力雄厚才行,但投入和产出比不一定呈正比。

另一方面,由于珠三角地区的生鱼养殖户经验丰富且有一定的财力,料商的经济实力也比较强,整体显得养殖中的风险相对可控,导致很多料企为了市场占有率会有很高的赊销比例,据悉普遍有40-60%的欠款比例。因此,想在生鱼料市场有番作为,料企需要财力雄厚才行,但投入和产出比不一定呈正比。

高价鱼粉下成鸡肋

目前,随着进口鱼粉攀升至14000元/吨以上的价位,料企将生鱼料归为鸡肋的感觉越发强烈。简单地算一笔账,从年初普通进口鱼粉报价8800元/吨到现在的14000元/吨左右,之中涨了5200元/吨,以生鱼5号料为例,鱼粉比例不低于30%,也就是说生鱼料生产成本涨了1560元/吨。

目前,随着进口鱼粉攀升至14000元/吨以上的价位,料企将生鱼料归为鸡肋的感觉越发强烈。简单地算一笔账,从年初普通进口鱼粉报价8800元/吨到现在的14000元/吨左右,之中涨了5200元/吨,以生鱼5号料为例,鱼粉比例不低于30%,也就是说生鱼料生产成本涨了1560元/吨。

可见,生鱼料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鱼有自己的标准,饲料配方不能随便调;养殖户有自己的标准,饲料养成效果得到位。所以,料企只有尽量把饲料质量做好,才能获得市场认可,这就是近些年部分饲料品牌浮浮沉沉的原因。事实上,料企在如何做好生鱼料上可谓花了不少心思。常见的是,饲料的实际粗蛋白含量往往会比料签上标注的量高出几个点,以此来增强产品的竞争力。

但据悉今年生鱼料仅提价600元/吨(由于冰鲜的存在,料企对饲料进行提价时也得综合评估,以免有条件的养殖户重新用回冰鲜),意味着还有大半的成本需要饲料企业自己去消化,经营压力可见一斑,已有一些低价鱼粉库存不足的料企选择限制供料。

但据悉今年生鱼料仅提价600元/吨(由于冰鲜的存在,料企对饲料进行提价时也得综合评估,以免有条件的养殖户重新用回冰鲜),意味着还有大半的成本需要饲料企业自己去消化,经营压力可见一斑,已有一些低价鱼粉库存不足的料企选择限制供料。

另一方面,由于珠三角地区的生鱼养殖户经验丰富且有一定的财力,料商的经济实力也比较强,整体显得养殖中的风险相对可控,导致很多料企为了市场占有率会有很高的赊销比例,据悉普遍有40-60%的欠款比例。因此,想在生鱼料市场有番“作为”,料企需要财力雄厚才行,但投入和产出比不一定呈正比。

目前,随着进口鱼粉攀升至14000元/吨以上的价位,料企将生鱼料归为鸡肋的感觉越发强烈。简单地算一笔账,从年初普通进口鱼粉报价8800元/吨到现在的14000元/吨左右,之中涨了5200元/吨,以生鱼5号料为例,鱼粉比例不低于30%,也就是说生鱼料生产成本涨了1560元/吨。

但据悉今年生鱼料仅提价600元/吨,意味着还有大半的成本需要饲料企业自己去消化,经营压力可见一斑,已有一些低价鱼粉库存不足的料企选择限制供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