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经]信任带来的财富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养殖户星谊村金瑞华:不要打了呀。

金香:你现在马上决定点,还是不点,不要耽误时间。

养殖户金瑞华:不要点了,就照这个苗发了就算了。

这是2014年4月15日记者到金香的种苗场采访时,遇到的一幕。

养殖户金瑞华:不要争了,人家又拿不够。

很多养殖户正在跟金香商讨虾苗价格。

记者刘青青:这一包多少钱?

金香:这一包650元左右。

记者刘青青:农户说给多少钱?

金香:农户的意思是500,他们的意思是500元,550元。

记者刘青青:你们要卖多少?

金香:我们能算出来是650元。

虾苗最终以650元一包的价格成交。

在金香的虾苗场周边还有10多家虾苗场,金香虾苗的价格是最贵的,其他苗场同样一包虾苗只需要400元。而来这里的养殖户不仅愿意多花钱,还在春节前就主动交了订金。

星谊村沈彩平:我愿意付钱。不是你要付钱,不付钱没苗了。不是这样子说的。

养殖户同里镇藤溪村张国峰:苗质量好了,一抓,客户一多了的话就怕苗不够。所以我们先订好。

养殖户星谊村徐国峰:现在再来订苗,万一苗订不上呢,你就拿不到苗了,是不是。我早订么,反正苗肯定要供应给你的。

在2014年的春节前,金香光订金就收了500多万元。养殖户们不仅认可金香繁育的虾苗,对金香这个人更是佩服有加。

养殖户梅玉明:绝对放心,我们养殖户基本上都信任他。

养殖户郑亚春:金香这个人OK了,什么都不用说了。

养殖户计玉根:这个人为人就全中国也不多了,说心里话。

养殖户对金香有这么高的评价是因为2年前发生的一件事。2012年,金香因为帮别人的忙,自己却赔了20多万元,朋友和家人都觉得不值。

朋友周良荣:说好听点么,我说他就是你这个人做生意讲诚信。但是后面往往有些人会讲你这个人真傻。

妻子:跟你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样承担下来,人家还以为你要,你在里面得到什么好处了,这样子。

而金香却从那件事中发现了一个商机,不到2年,就打造出当地最大的虾苗繁育场。这金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发现的又是什么商机呢?

这个小村庄就是金香的老家。金香高中毕业后参军,2000年退伍后,他跟着同乡一起在外地打工,给一家生产净化器的企业做销售。当时金香一年能赚10多万元,可他还是想回家创业,尽管并没想好要干什么。

金香:感觉一年到头在外面,也不是很方便,如果以后结婚了,总要在家里面,团团圆圆一家人在一起的,所以脑子里也有个想法回家里干点事业。

金香的家乡河道纵横,水资源丰富,搞水产养殖业的人很多。2006年,当地养殖这种南美白对虾的人越来越多,但金香却发现,当地还没有人搞白对虾速冻生意。

金香:白对虾的养殖面积在一年一年增加[www.nczfJ.com/],那么增加以后,我们水产种虾当中,唯一白对虾可以速冻,其他的像青虾,龙虾,速冻以后没有肉的,那么我感觉就是白对虾养殖面积增加了,那么对速冻的需求量也在增加,那么我们吴江市是空白,所以我就萌生了一个建速冻加工场的想法。

2006年7月,金香找亲戚朋友借了100多万元,建起了当地第一座冷冻厂。2007年,金香的冷冻厂建好后,正赶上那年的虾大丰收,当地市场价格大跌。

他叫梅玉明,是南美白对虾养殖户。2007年8月,他养的15亩南美白对虾丰收,可却找不到收虾的人。

梅玉明:着急的不得了,因为农民要么靠田里,要么靠养殖,就是这样。每年的收入都指望在这上面。

在梅玉明着急的时候,金香找上门来,以一个令梅玉明想不到的价格全部把虾收了。

梅玉明:他们就是给我3、4元一斤我都要卖,后来他们还是给了我7块8,我很满意的。

金香:当时我给他出7元8,对于当时的市场可能是高了一点,但是我感觉,我如果把它的虾冻起来以后就值这个价格,因为7元8这个价格,在我们多年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正常是10元,12元最低的时候。

但金香希望等卖了虾以后再给梅玉明钱,梅玉明爽快地答应了。因为金香帮梅玉明解决了大问题,南美白对虾一旦长成后必须尽快卖掉,否则很容易生病。

梅玉明:白对虾一旦起了毛病,每天在我们养殖户来说一天要损失几千元。每天死掉200,300斤虾,对我来说损失可就很大了。他没有2话说马上就给我拉走,所以我从来不提钱什么时候给我。

2007年8月,金香不仅收了梅玉明的虾,而且,以比别人更高的价格,四处赊账,一共赊了200多万元,收购了120多吨虾。

采访时记者跟随金香来到了这个当初他储存冻虾的冷库。

记者刘青青:那年你收了120吨虾把这个库堆满了么?

金香:基本上这个库和隔壁那个库,2个库全部堆满。

记者刘青青:也是这样的纸包装?

当时,金香的这个举动把妻子吓坏了。

妻子:突然就几百万的账,反正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样子,晚上担心得都睡不着觉。

2个月后的2007年10月,虾价从金香收的时候的8元多一斤涨到了11元多一斤。眼看着赚钱了可金香就是不卖虾,朋友都劝他别冒险。

他叫许惠峰,曾经做过水产生意,现在是金香邻近村的村主任。当时他也劝过金香。

朋友:那个价格可能有跌有涨,那个资金的话,一时半会儿也兜不过来,我还是劝他能脱手就脱手,因为现在的话还有利润。

金香:当时如果马上抛掉也能赚一部分钱,但是这是很微妙的,很少的一部分,我想等一等,再往后肯定还要涨价,肯定还能挣更多。

2个月后的2007年12月,虾价不仅没涨而且开始下跌。金香手里的120吨虾是一点都没卖出去,朋友和家人都替他捏着一把汗。

朋友许惠峰:我说你到时候如果亏的话老百姓的钱还不掉,你会信誉上受到问题,受到影响。

妻子:赔钱的话怎么办,砸锅卖铁也还不起那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