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出就出在突发事件这个不确定性因素。其他的像养殖规模、存栏结构等这些因素还是人力可完善建设的,而疫病暴发、食品安全、天气变化等突发事件的不可控性是影响生猪生产、干扰生猪价格的重要因素,如果出台的政策不利于猪价,那养殖户的损失就更大了。总之,生猪养殖业的抵抗风险的能力还需进一步完善。养猪业在历经波动洗炼、盘整调节后,各个方面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养殖结构趋于稳固,养殖动向也在一步步回归理想,希望我们未来的猪价会越来越好,下半年,养殖户们能有一个愉快的盈利期。

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也到了传统的生猪消费旺季,但纵观整个市场,猪价仍然处于弱势下滑的态势。这让养殖户们陷入了出栏与压栏的两难境地,再加上去年年底以来“猪周期”的不够规律运行…
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也到了传统的生猪消费旺季,但纵观整个市场,猪价仍然处于弱势下滑的态势。这让养殖户们陷入了出栏与压栏的两难境地,再加上去年年底以来“猪周期”的不够规律运行,养殖户一时摸不着头脑。
猪价在频繁波动中出现持续下跌
今年以来,尽管一些地方在短时间内可能出现生猪价格环比上涨情形,但总体上全国生猪出栏价格呈现出持续下跌的态势。一般来说,每年的生猪市场季节性波动呈现为节假日价位相对较高的特征。但是,今年春节例外。这除了受到生猪生产能力相对过剩和市场供给充裕影响外,还与养猪户对生猪市场预期改变及其出栏调整等因素有关。2013年,春节前生猪价格明显上涨,多数养猪户预期后期还会上涨,没有及时出栏。今年春节前,吃过亏的养猪户吸取了前两年的教训调整了市场预期,在春节前加快出栏,使短期内生猪供过于求。春节后养猪户仍然没有形成生猪市场价格上涨的预期,同时受到资金支撑能力下降的养殖户需要维持资金循环以保证再生产,继续出栏生猪。
生猪价格长期低迷和养殖户普遍亏损的状况是不可能持续的。生殖价格持续下跌,不仅会严重挫伤养殖户积极性,让越来越多的养殖户亏损严重,最终可能甚至连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高且市场竞争力强的养殖户都无法生存,对生猪养殖业造成致命的冲击。
生猪生产结构不合理进一步加剧
自2011年9月以来,猪价就处于周期性下跌阶段,这是由多方面原因导致的:
第一,缺乏要素市场阻碍生猪生产能力调整。生猪价格从2007年到2011年,虽然也出现过阶段性下跌,但是整体上价格偏高,养猪户赢利水平高,吸引了大量投资,造成产能过剩。
第二,生猪生产经营结构变化尚未形成新的有效竞争格局。自2012年以来,我国生猪生产组织结构继续调整,散养户不断退出,规模化养殖不断发展,特别是一些资本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发展规模化养殖,抗亏损能力明显提高。一些技术水平高,管理能力强的规模化养殖,较普通养殖户在市场竞争中具有明显优势,市场生存能力更强,从而在生猪价格总体低迷的情况下创造有利形势。
第三,消费者对猪肉消费要求更高而生猪生产仍然没有摆脱对质量安全缺乏保障的格局。近年来生产能力提高明显势必会带来优质猪替代效应,出现常规生猪供求相对过剩的矛盾。
生猪市场调控要与发展有机结合
和其他农产品一样,市场调节下的生猪价格波动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当然,受到微观组织结构变化、宏观经济形势和政府调控等多种因素影响,生猪每轮波动周期都将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生猪市场波动是农产品市场运行的本质属性。政府调控生猪市场,既可能缓和波动,也可能加剧波动。目前我国生猪市场调控主要采取加强生猪生产和市场监测,按调控预案在生猪价格过度下跌时启动临时收储猪肉等措施,具有短期效应。
新形势下稳定生猪生产的调控除了促进生猪价格保持合理水平之外,还需适度调整相对过剩的生猪生产能力,调整生猪养殖结构,创新生猪市场价格机制,引导养殖户积极调整养殖规模和结构。

有资料报道生猪价格始终重复着“价格下跌—宰杀母猪—生猪减少—供应短缺—价格上涨—养殖增加—生猪卖难—价格下跌”的这样一个经济循环方式。目前我国的生猪价格周期性波动幅度又是相当大的,不少养殖户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既然我们能够总结出这样一个经济规律,为何还是不能免受损害呢?

相关文章